泽雨轩 > 玄幻奇幻 > 灵境剑道仙 > 第一百二十四章 这只是开始

第一百二十四章 这只是开始(1 / 1)

他注意到云安奴的眼睛一直注视自己,显得欲言又止。 凌飞将所有剑收起,询问有什么事。 云安奴立即摇头,甚至闭上眼睛道:“没,没事,先休息吧,等我们真的能离开神职城再说。” “我知道,你想要去那流云内海……” 云安奴眼睛猛地睁开,惊讶看向他:“你怎么猜到的?” “这还用猜吗,你都写到脸上了。”凌飞道。 “……我哪里写在脸上?”云安奴低声嘟囔一句:“云家村的血源诅咒,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完全的线索,巨龟太保肉,还有那个天道种子,但我也知道,流云内海恐怕去不得……” 凌飞打断她,不解道:“有什么去不得的?” “啊?!可是你明明拒绝了啊!”云安奴惊异道。 “我之前不愿答应诸葛教皇,不是不愿过去,是不愿听从他的话,那种一人留在神职殿,另一人过去流云内海这种无礼要求,对我们来说太过被动……” “若是诸葛教皇不胁迫我的话……” “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事已至此,我们先出神职城,再图流云内海一事。” 云安奴愣愣点头,突然想到冲出祭神殿,空间裂缝将自己困住,以为这辈子再难见到凌飞时,自己说出想要带他回云家村的话。 不禁低垂眼眸,来掩饰羞红。 以往这些事都是体内的姐姐意识时不时冒出,替自己…… 突然云安奴面色变得惊慌,她对凌飞道:“我好像……感知不到我姐姐的存在了?!!” 随即,她闭上眼睛,再次尝试联系。 等到再睁开眼睛时,已经是异常慌张,将凌飞当成救命稻草般,问道:“凌飞,我该怎么办?!” 凌飞沉咛:“你先冷静……” 其实,那个被海娜毒夫人而影响出来的人格,在他看来,真的消失了也未此不是一件好事,不然他时刻担心对方扭曲的性子,会蛊惑云安奴做些危险的事。 当然这话不能明说。 在过去五年内,确实是云安奴的姐姐意识一直陪着她,两人感情深厚。 冷凝玉在旁听着,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。 她道:“或许,不是消失了,而是藏的更深了……” 说着,有意无意间看着凌飞。 他过去的原主意识并没有离开凌飞的这具身躯,而是藏在精神海洋的深处,被那些怪物所遮掩…… “你的情况与天慧人相似却不同,天慧人是一体双魂,你是一体一魂两意识,相对来说,你们的情况要温和一些,现在这种可能是某种融合的契机……” “也许是因为你修为到了五阶的缘故,或是空间裂缝的影响,总之多感知,还是能隐约感觉到。” 云安奴听到,心稍安。 “凌飞,离开神职城后,还是先去云霄宗吧……你的事,只有云霄宗可以庇护你。” 冷凝玉提议道。 凌飞看向她,说实话,这样的念头,他醒来后,确实升起好几次,面对这种庞然大物,如果非要找一个庇护势力,或许真的只有云霄宗才能做到。 不过…… “不,真能出去的话,我要先一趟去剑龙国,古老者的事,我得去看看……”凌飞看向她道。 雷蒙背叛自己一事…… 当时自己在气头上,现在越想越觉得古怪,对方的神情,十分释然,就好像等待着死亡一般,或许剩下的古老者知道雷蒙为何会如此…… 冷凝玉见对方没有同意,倒也不例外:“就如我面前所言,太祖太宗若没有强行传令让我带你,我只会一直跟着你。” “好……” 凌飞自然听出她的潜意思,若是那太祖太宗改变主意,冷凝玉或许会使用强硬手段带凌飞回宗门。 到时候,她会跟自己动手吗…… …… 当被押送的夏琳夫人见到带队巡逻神职城的巫娘时。 她精神一振,立即凑上前道:“巫大人,我又寻到可疑的气息,就在……” 巫娘抬手制止夏琳的话,她穿着往日的皮甲,将头盔摘下,递给身边的年轻侍卫,微眯眼睛看着夏琳…… 这个女人被某种禁忌力量反噬,心神已非人类。 若不是那股禁忌力量,在找寻某个人的时候异常好用,神职殿的高层也不会将这个祸乱源头抓捕后,让自己留在身边。 不过,这个状态下的夏琳活不了多久。 “这些日子……你四处带我们寻找躲藏起来的作乱者,功劳不小……” 夏琳听到精神一振,若是能因此如愿得到神职殿的恩赐,减轻禁忌反噬的话,那便最好不过。 “只是,你所找寻的人,大多都是跟你托萨民主联盟霍家有冤仇的势力,有些甚至是托萨内部与霍家政见相左的其他大家族……” 巫娘越说,越让夏琳遍体生寒,虽然她现在已经大概不知道什么是寒意…… “夏琳,你在借我的手除你霍家的敌对啊……”巫娘冷声道。 她不是傻子,这段时间被人当枪使,时间一长自然是可以察觉出来。 夏琳神情一急,大声叫喊,竟像是精神失控,身形疯狂扭动,散发出强烈的阴气,紫黑羽焰脱逝,她的声音直渗灵魂,让押送她来此的守道士耳朵渗血,精神骇然,立即为她带上特制的符纹铁罩,同时两人结出法印压在她的身上。 “啊啊啊!!!” 她轰然跪伏在巫娘前面。 见其这副失控样子,巫娘神情平静,眼底闪过无奈,这样的人真的还有用吗…… 巫娘示意旁边下属取过自己的长枪,对准夏琳的头缓缓举起。 这个时候,突然有守道士从街巷的另一头朝着这边急急赶来,看到他这般焦急神色,巫娘将长枪收起,等待对方过来。 临到近前,那守道士单膝跪地,甚至不用言语,而是直接传音说着什么。 巫娘眼睛逐渐瞪大。 她低眸看着地下跪着微微颤抖的夏琳,沉声道:“走吧,我们先去看看。” “是!”这守道士收敛慌乱神情,带头走出这里。 一大群人走到一处民社。 里面的老板早就瑟瑟发抖躲在角落里,看着他们过来,立即跑上前来点头哈腰:“就在上面的房间,就在上面,我也是今早发现,与我无关,与我无关啊!请大人们一定……” 他手指指着上面,半点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 巫娘淡漠扫他一眼,转身迈步上楼,一众人紧随其后,刚一上楼,隐约的腥味传来,巫娘皱眉,脚下速度加快,来到尽头的房间外。 一位守道士上前推开门,顿时一阵腥风扑鼻而来。 他们看见里面的场景,眼神骤凝,浓烈刺鼻气味涌入鼻腔,这是血液腐烂的味道。 一屋子里全是尸骨,血肉模糊,惨烈不堪。 夏琳捂住口鼻,许多人差点吐出来,她虽能强行忍住,但也不好受,蹙着眉头环顾。 每具尸骨蹂躏成渣,堆积在角落,看凝固痕迹,应该没有超过一天…… 只有一个尸具还算完整。 满身血迹斑驳,浑身是血,双臂垂下断裂的男人靠坐墙壁,身后写满一墙面的字迹。 “这只是开始……”

最新小说: 太古灭世帝诀 反面星际大陆 我时王,在斗罗重铸骑士辉煌 魔域风云之长刀行 开天法宝 九命九修 魔笛仙剑传之安卓公子 魔变风云录 六子传奇 王是一只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