泽雨轩 > 现代言情 > 难缠的甲方雇主 > 第531章只想谈男朋友

第531章只想谈男朋友(1 / 1)

奇康对着卧房外的保镖说:“不用,让他在下面等我,我马上下来。” 保镖恭敬地应了声好的,就退了下去。 奇康看着花彼岸和长翁,正准备说话呢,花彼岸就先开口说:“没事,你先下去看看他找你有什么事吧。我就在这等你。” 奇康看着长翁说了声:“那爷爷,我先下去看看阿榛找我什么事?” 长翁只是淡淡的摆摆手:“赶紧去吧,别让他生疑了。” 奇康:“好。” 奇康一走,长翁就对着花彼岸笑起来。 花彼岸不明所以,就问:“长翁先生,你怎么了?我脸上也没有生花,你怎么看着挺高兴地样子望着?” 长翁说:“我是想说,奇康那小子……你没有搞定吧?” 花彼岸这会儿是跟他坐在他卧房的沙发上,长翁坐在她的对面。 她非常自然的摊开手说:“我是先声明,我们之间的,我并没有违反约定。 相反,我一直在刻意地跟奇康保持距离的。只是奇康他,一直纠缠我,我躲得了今天,也躲不了明天。” 长翁说:“我并没有怪罪你的意思。既然那小子说不通,就随他去吧。 我已经活到了这个岁数,这次……就不强求他了,只要集团的事物,他不丢下就好。 集团,也只有交到他的手上,我才放心,如果是姆努得到集团,以他的那个性子,那是最终会经营不善……” 他突然又不管奇康的情感了,花彼岸还是挺意外的,毕竟,当初他让自己拒绝奇康,远离奇康的那些话,音量高得可不是一星半点。 花彼岸淡淡一笑:“长翁先生,你知道我当初,为什么会答应你,不会和奇康在一起吗?” 长翁说:“为什么?我也想知道,毕竟,你看起来,也很喜欢奇康的。 况且,用电视剧里的桥段来说,富家公子的家人让女主离开男主,女主一般都是给钱也不会离开男主的。” 长翁能看出来她对奇康有情,她也没什么意外,毕竟,姜还是老的辣嘛! 他毕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那么些年,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。 所以,她就直接承认:“没错,我是喜欢奇康的。只是我们之间的距离太远,他在这边有他卸不下的责任,我在我的国家,我的家人也需要我的照顾,陪伴,我也不可能离开他们。 我的事业,也是在我的国家发展。 所以,我们之间,走不了一起,既然走不到一起,我也不会给他希望。 在我这里,喜欢归喜欢,但决定不了我的人生轨迹,他也就仅仅是喜欢而已。 你可以说我冷血无情,铁石心肠。 不瞒你说,有时候我都觉得,我过分冷淡,不配拥有情感。” 长翁知道,她说的这些话,都是真的。 “你这么坦诚,我都不知道,我是该可怜奇康,还是该高兴我让你离开奇康的目的达成。 其实我现在,已经想成全你和奇康了,但你却说,你要离开他,就算你喜欢他也好。” 花彼岸想了想,便说:“我回国后,奇康要是不想和其她人谈,您也不要逼迫他去相亲之类的。 你让他的心空个一两年也没什么问题的,时间久了,他心里的想法也自然会断。” 长翁想想也是,就说:“嗯,你放心好了,我不会逼他的。” 奇康下去之后,看到奇榛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等他。之后经过两人的交谈他才知道,奇榛会过来,并不是想看他们“重病在床”的爷爷。 而是听说花彼岸她来了,而他得到消息,秋水……这次也来了这边,他想通过花彼岸知道秋水的消息。 主要是他本来也有秋水的联系方式的,只是……他已经把他拉入黑名单许久许久了。 奇康很纳闷,他都还没有跟奇榛说,秋水来了,他是怎么知道秋水来了的? 他也问了秋水这个问题。 奇榛说:“我看到的,在别人的动态里。” 奇康更是纳闷了:“别人的动态里?” 奇榛眼神闪躲着说:“反正你也别管是从谁的动态里看到的了,是你不认识的人!” “你当真喜欢人家?”奇康严肃的盯着奇榛望。 如果奇榛喜欢的是个他不认识的人,管他是男的女的,他都不会管,也不会去掺和。 但秋水,是花彼岸的人,这件事情,他少不得,必须问清楚。 奇榛痞痞地向他翻了个大白眼:“喜欢啊!不喜欢我跑到这里来折腾干嘛? 花医生还在给爷爷检查身体吗?要不,哥哥您……帮我引荐一下,我想让花医生跟秋水说说,我想和他见一面。” 奇康思考了会儿,才语气平和地跟他说: “我不能直接把她带来见你,你先回去吧。 我先问问花医生,再让他问问秋水的意思。然后是见还是不见,我再联系你。” 如果是这样,那秋水肯定不会见我了!奇榛忍不住在心里烦躁一句。 看到奇榛面色纠结,也不回答他,还在做思考状,奇康就知道,他的话,并不令他满意。 奇榛叹息一声,拿出少有的长辈气势,非常正经地跟他讲着:“阿榛,既然秋水那边,之前就已经拒绝了你,就说明他对你的这份感情不再回应。 你再去见他,那就是纠缠人家,会对他生活造成困扰。” 奇榛还是想争辩:“可是……我能感觉得出来,秋水对我是有感觉,有情谊的。” “就算他真的是对你有感觉和情谊,却并不妨碍他拒绝回应你的这份情感,这并不冲突。 并不代表,他也喜欢你,却一定要做和你在一起的选择!” 一说到这里,奇康都不忍不住愣住了会儿。花彼岸对他,不就是这样吗?他能感觉得出来,她是喜欢他的,甚至也很关心他,可她就是一直在拒绝他。 可是…… 他跟花彼岸,与奇榛和秋水,还是有许多不同的,他可以去争取花彼岸,可秋水…… 于是他又说:“听说,华国那边,对于男人的情感取向方面,看法分歧很大,且,传宗接代,在他们国家,根深蒂固。 年轻一代或许对这方面很开明,可老一辈,是并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。 或者说,你可以给秋水传宗接代不成?” 奇榛一时哑了,他就算是想,他也做不到啊! 这时,又听奇康说:“再说了,我们家传宗接代的事,我还想要你来做呢!” 只听奇榛烦躁又慵懒不耐烦地仰靠在沙发上说: “这种事情,你自己努力,我最近只想谈男朋友,我做不到!” 奇康:“……” 两兄弟沉默了好一会儿,都没有说话。 奇康理智尚存,他悠悠从沙发上起身说:“要上去看爷爷吗?我去看看花医生跟爷爷检查得怎么样了? 这会她应该是检查好了。” 奇榛摇了摇头,也起身说:“不了。爷爷有你在照顾,我很放心,我就不给你添麻烦了。 免得到时候爸爸问我,见到爷爷情况怎么样,我不知道如何说,你知道的,我毕竟是他儿子,我出一口气,他都能看穿我后面要说的话。 我没上去,也没见到爷爷,到时候他问起来,左右不过我们两个只有在下面说话,再问也不会问出什么。 毕竟再问,我也不知道。 那我先走了,你好好照顾爷爷。” 奇康淡淡一笑:“好。” 奇榛才迈三四步,似乎想起啥,转过身来,跟他说了一句“对了”后,接着说: “你请的保镖,挺不错的!” 奇康:“……” 看着奇榛远去的身影,他除了无奈的摇头,也只能是摇头。 他正准备往楼上去呢,就收到奇榛给他发来的一条信息: “大哥,虽然加但是,你还是帮我问问花医生,我等你回复啊!” 他又只能无奈地回了“好的”。 长翁在看到卧房大门打开,奇康进来的身影,他就问: “阿榛找你有什么事?怎么在下面待那么久?” 奇康盯着花彼岸安静坐在沙发上的身影,向他们走过去回道:“他有些事情向我咨询,我已经让他回去了。” 长翁点了点头:“嗯,阿榛这孩子,也不像他爸妈那得性,还是很乖的。 那你,对他的事情,多多上点心。” 奇康:“我会的。” 长翁眼神撇向花彼岸那边,跟奇康说:“好了,我也累了。想休息了,你就带花医生先回去吧。” 奇康:“好。” 从南院出来,奇康就带着她往东院的道路上走。 两人没说话,花彼岸跟着他比较缓慢的速速,慢慢走着。 “花医生,要不要走走,我带你去我家后花园逛逛?”快要走到东院门口的时候,奇康问她。 花彼岸停下脚步,目光望向他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?” 奇康:“的确是有,可以吗?” 花彼岸又说:“与奇榛有关?” 面对奇康瞳孔里散发的惊讶微光,她淡淡的笑了笑: “走吧。” 于是,奇康就把花彼岸带到了他家里温馨的后花园。 他带她到亭子上去坐着。 不知道是不是奇康觉得他下面要说的话,比跟她告白的话还要难言启齿,愣是每次在开口的时候,就止住了张开的嘴。 花彼岸不着急待坐在一旁,欣赏着他家的后花园。 花园里有很多种类的花,其中蔷薇花最多,爬得栅栏到处都是,满院子都弥漫着花香。 花被耶芬照顾得很好,就算在夜间,花彼岸也能清楚的感受到花朵的艳丽和馨香,还有花朵们,比白天更为蓬勃的舍命力。

最新小说: 失踪后温柔陆爷被我逼冷漠了 大佬又又又又被赶出家门了 我嫁给了男神 灰姑娘的黑化之路 猫神的鱼 天师莫十七 讳爱如深 她靠摆摊火了 宛在水中央1 春蚕成蝶